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一整天许诺都是浑浑噩噩的,她现在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还处在那个有着许诺的世界,或者是另一个平行时空,毕竟“借尸还魂”这样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许诺在赵文章的一堆书里面翻翻找找,终于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中国西南的r市里的一个叫安和县辖下的小村子,这个村子叫赵家村,顾名思义,村里的人大多是姓赵的,用这里的土话就是叫“赵屋”,虽然她不知道“屋”是怎么跟村子挂钩的,不过知道了这些也是没用,因为她以前根本就没听说过这里,所以只能在地图上知道个大概的方位。

    许诺一生之中少有能外出的时候,以前的时候身体不好,基本上常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现在到了这里,她倒是想要出去看看,只是现在却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许诺一整个下午就在屋子里发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快天黑的的时候今天那个妇女才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这具身体的父亲,她现在已经知道那妇女叫张秀娟,看起来很老实的汉子叫赵大柱,别问她怎么知道的,脑子里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就像她没见过那中年汉子却是在见到时就知道他是这身子的父亲一样。

    赵大柱长得憨厚老实,常年的劳作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上许多,至少在许诺看来,赵大柱外表看起来比她以前那父亲至少老了二十岁,实际上赵大柱今年才38岁,比许诺父亲还要小上四岁。张秀娟就更别说了,许诺她妈很会保养,别人看她就像三十出头,张秀娟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出头。

    许诺没有太多和别人相处的经验,他们的回来不免让她紧张起来,心里总担心他们会不会认出自己不是他们的儿子,到时候会不会把她当做妖怪给处理了!

    张秀娟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赵文章的房里看儿子,许诺在听到她的脚步声的时候紧张得心跳快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在她过来之前忙跑回去躺在床上假装睡觉的样子,幸好她也只是进来看看就出去了。

    接着许诺就听到了赵大柱的声音,似乎是在问她儿子怎么样,看来今天的事情张秀娟已经给他说了。

    “没事,在里头睡觉呢,待会儿他出来的时候你别再说他了,我看大文就是被这村里人说得才想不开的,我们别再刺激他了。”

    赵大柱讷讷的应了,又问了句:“那大文还读不读书呀?我听人家说就是不上大学也可以上什么职业技术学校的。”

    张秀娟声音有些发愁:“听说那个很费钱的,我们再看看吧,要是家里支持得起就让大文去读吧!”

    声音渐行渐远,最后许诺只听见张秀娟呼鸡唤狗的声音,估计是喂鸡去了。

    许诺躺在床上,望着黑乎乎的床顶,心里生出些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情绪,纵然赵文章生活在落后的山村,贫困的家庭,可他却是有一对爱他逾性命的父母,还有一副即使不十分健康却也没什么大病的身体,就这样还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健康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生病的人对于生命的执着,每次从死亡线上艰难挣扎,就是为了在这世上多活一天,多看看这个世界的色彩,而不是全天只有白色。

    这个赵文章年纪轻轻却如此轻视生命,挥霍着她没有的健康和家人的关爱,这一刻,许诺尤其嫉妒他,心里甚至生出一种“既然你不想活,那我来替你活,你不在意父母的关爱,我来在意”的感觉,这种念头一升起来就像雪球越滚越大,无法压制,反正是他自己不愿活了的,她又没有哪里对不起他。

    不知道是多少点的时候,反正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张秀娟过来喊许诺起来吃晚饭,许诺也顺势起来,不过没敢怎么说话,怕露出破绽。

    赵大柱的性格跟他的长相一样憨厚,看到许诺也就是说了句“起来了?坐下吃饭吧!”就完了。

    这一家的晚饭其实也就是稀粥和两个青菜,唯一算得上是荤腥的一个鸡蛋就在她碗里,许诺心中感动,即使知道这份关心不是针对她的。

    许诺用筷子将鸡蛋分成两半,分别夹到赵大柱和张秀娟的碗里:“阿爸,阿姆,你们吃吧,我喉咙痛,吃不下。”事实上许诺说的也是真话,她的呼吸道和肺部被河水呛伤了,很是难受,就是呼吸也感觉到微微的刺痛。

    张秀娟听了很是紧张:“喉咙痛?要紧吗?要不要你阿爸带你去让村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