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骑士与巨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星光消失在冰龙银白的鳞片下,让那些原本更像金属的鳞片显出宝石般璀璨的光芒,埃德怔怔抬头,忽地想起了星燿。

    此刻缓缓扬起双翼的巨龙,像极了那位创造者。

    他也终于确定为什么耐瑟斯要呼唤伊斯——它,它们,需要它的躯体。

    即使屏障已破,它们能以意识的形态存在,有一个可以保护它们的身体自然是更好的,而这样藏于伊斯的躯体之中,则比像炽翼那样自己凝成实体要更安全。

    冰龙的躯体并没有变大,它的眼神冰冷,却没有被控制的空洞,一如他曾经做过的,那个满地白骨的梦里,高高悬于天空的金黄色眼睛,漠然俯视众生,仿佛那个名叫“伊斯”的灵魂已经不复存在,在这里的,只是一条龙。

    可这不对。

    埃德近乎茫然地想着。

    可这不对。

    他不信伊斯会这样心甘情愿地让出控制这具躯体的能力,几乎没有半点挣扎。他的灵魂里还有永恒之火……还有他的名字——他确实不清楚“真名”到底有怎样的力量,可他的朋友,叫伊斯康提亚·艾伦·克利瑟斯,是一个爱他的人用他的家族、他最敬爱的朋友的名字,怀着最好的期望给他取的。

    那个名字,在人类最初的语言里,代表不灭的光芒。

    如果连他都记得,他不信伊斯会因为一个什么“真名”就忘记这一切。

    “伊斯……”他放声叫起来,“伊斯康提亚!”

    如果需要,他可以叫上一千次一万次。

    而环绕他身周的光海正缓缓涌动,在短暂的变幻之后,凝成了一个身披铠甲的骑士。埃德呆呆地看着那大步走向巨龙的背影——像是斯科特,又似乎不是,似乎比斯科特更高大强壮,又似乎只是普通人类的的身高。他的盔甲亮如秘银,紧握手中的长剑仿佛只是一道光,光里隐约的影子像是“屠龙者”……又似乎不是。

    埃德心慌得不行。他不能想象屠龙者落在伊斯身上,不能想象他们互相残杀……为什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原本是想要拖住耐瑟斯,让伊斯能够脱身……

    可伊斯不想脱身。

    他脑子里闪过什么,却没抓住。

    手心依旧有光在流转。他未曾融入光海之中,可他们的力量连接在一起。

    这点认知让埃德精神一振——他还可以帮上更多忙!

    但城墙之上,伊卡伯德以极其强硬的语气在叫他。

    他只能跑过去,一脸懵地重新接回了控制法阵的任务。

    “可是……”他开口,立刻就被伊卡伯德打断。

    “我要回希安神殿。”他说。

    埃德一惊:“那里……”

    伊卡伯德看着他,眼神是从未有过的阴沉,让他不由自主地就把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

    然后牧师转头看了一眼那带着耀眼的光芒冲向巨龙的骑士。

    “……你最好祈祷他能赢。”他说。

    .

    “巨龙,和骑士。”白鸦拿手指点点那一大一小两团耀眼得都看不太清的影子,嫌弃得眉毛都耷拉了下来,“多么无聊!那么多的灵魂,居然连一点想象力都没有吗?变成只深海大章鱼不好吗?伸出八只触手,都够把那条小龙捆起来再打个结了!”

    “兔子!”罗穆安拍着屋顶大叫。

    白鸦点头赞同:“兔子也不错。变成一只超大的兔子,一脚就能把小龙蹬飞啦!”

    她突然一顿,觉得有哪里不对。她应该,是希望小龙赢的吧?

    也不对,如果小龙赢了,世界大概就要毁灭了,而小龙也不会再是她的小龙……她虽然喜欢龙,但如果是条想让她俯首帖耳乖乖听话的龙,那她只会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甩过去,让它有多远滚多远。

    可是,她的小龙,好像,也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龙呀。

    老夫人皱着眉把一条腿架到另一条腿上,心里有了点猜测,眼睛瞬间一亮。

    “来,我们打个赌。”她笑眯眯拍拍罗穆安的兔子头,“我赌我的小龙会赢,就赌……一篮子胡萝卜吧。”

    刚爬上来的娜里亚默默无语。

    她讨厌斯科特,一直都讨厌。可这会儿她也只能希望斯科特能赢……希望他能把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神啊龙啊之类的都从伊斯的身体里赶出去,还她一个别扭但可爱的弟弟。

    然后她想起她来这里的目的,才刚刚张开嘴,白鸦便回了头。

    “你们应该知道耐瑟斯的骨头还在它的神殿里吧?”她说,“留它那么久,是要拿放了几万年的骨头来炖一锅汤吗?”

    “……我们在努力。”娜里亚强迫自己把视线从洛克堡的方向收回来,诚恳地开口,“能请您帮个忙吗?通向‘花园’的法阵那里,似乎出了点问题。”

    .

    霍安疯狂的大笑突然僵在了脸上扭曲的纹路里。

    他骇然垂头,看见黑色的纹路从他手心绽开,缠上他的手腕。他想要抬手看得更清楚一些,腕上却像是坠着千钧之重,又像是被锁链牢牢锁住,怎么都抬不起来。

    他的双脚也是一样——他被锁在了这个祭坛上。

    “杰·奥伊兰!”他厉声喝问:“你干了什么?!”

    死灵法师退了几步,离那最后两个自相残杀的圣骑士更远一点,又抖了抖被火烧得破破烂烂的袍袖,袖子下空空荡荡,已经没了半截手臂,他却恍若不觉。

    他也确实已经没有痛感。

    他瞥一眼那色厉内荏的少年,视线从他苍白手腕上蠕动的纹路扫过,神情淡淡:“我这样一个很快就要化成灰的老头子,又能做得了什么呢?那……可是你的神明给你的使命啊。”

    霍安想要反驳,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只发出一点含混的咯咯声。

    “一个火种。”老人轻叹,“一个活祭的引子……这就是你想要成为的?”

    “我……不……”霍安终于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他知道奥伊兰并没有说错。他就真的只是个火种……为了引燃更大的火焰。他怔怔低头,在随着花纹蔓延而上的恐惧中,也感觉到巨大的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过,是想找一个安身之地,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