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果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城墙上的混乱只有短短的一刻。小国王还没倒到地上就被人架了起来,半拖半扶地送回了城堡之中。

    “国王被偷袭。”

    “国王受伤。”

    “偷袭者是个恶魔,一眨眼就消失了。”

    ……

    这样的消息很快便传开,造成的影响却并不是很大。小国王的努力谁都能看见,可他受伤与否……甚至,即使他伤重而死,对眼下的战局都并不重要。

    许多权力仍握在卡洛斯家族手中,而且……小国王还有个弟弟。

    但也有人毫不关心这些。

    菲利·泽里带着一身血腥和腐臭冲过走廊,人人避之不及。从来都没有什么不可侵犯的神圣骑士的模样,笑眯眯很好相处的男人,此刻眼里都透着血色。

    他的任务是保护弗里德里克……可他离开了他身边。

    他快得像阵风,在骑士们把小国王送回他的卧室之前就追上了他们,向着少年已经没有半点血色的脸伸出手,又硬生生收回。

    他也受了伤……他现在不能碰他。

    他不肯去看少年胸口那个被一条披风遮掩的、血糊糊的洞——他不肯相信他已经死了。

    他行尸走肉般跟进房间……然后所有人都僵在了那里。

    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圣骑士已经反手关上了门。

    所有人都死死地瞪着卧室床上的另一个国王——没穿盔甲,被子盖了一半,像是谁随手扯到他身上的,仿佛睡得不甚安稳,眉毛皱得死紧,脸却是红扑扑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死人。

    他们又不约而同地去看他们抬着的“小国王”,看他一模一样,却已经泛出青灰的脸。

    然后那尸体骤然睁开了眼睛,唇角掀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惊喜!”他大叫,在骑士们的长剑砍过来之前一跃而起,高举着双手,远远跳开,一边哐啷哐啷地脱盔甲一边大叫:“是我!是我!菲利!是我!”

    菲利绕过挤在门边的骑士,抬手阻止了他们的攻击,咬牙切齿,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骂:“尼亚·梅耶!”

    随着沉重的盔甲一件件落地,“小国王”的身形也缩得更小,少年已经显出棱角的面容变回了尼亚软趴趴的棕色卷发,圆乎乎的脸和灰绿色的小圆眼睛,看着依然紧握长剑严阵以待的骑士们,一脸委屈:“喂!我可是救了你们的国王陛下,就没人道声谢吗?”

    菲利没顾得上理他。门外传来一阵声响,他听了听,示意骑士们开门。

    门一开茉伊拉就脸色苍白地冲了进来,随即脚步一顿,立刻又抬手示意关门。

    她的视线从床上睡得人事不省的弗里德里克转向已经退到窗边的尼亚,又落到他脚边散落一地的盔甲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多谢。”她满怀感激地开口,并不在乎她所面对的是盗贼还是恶魔,“你救我了儿子的命。”

    刚刚还在嬉皮笑脸地要求一声感谢的尼亚尴尬地挠了挠头:“不……不用谢。我也不是为了他啦……”

    “我们需要隐瞒国王未死的消息吗?”茉伊拉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最后那一句,诚恳地交握双手,寻求他的建议,“或者,我们应该放出什么消息更好?”

    “呃,什么都可以。”尼亚更加手足无措地缩起来,“他应该已经没有危险……你们放出什么消息都没关系。”

    茉伊拉郑重地再次向他道谢,表示他们将尽力满足他的任何要求,然后才坐到床边,俯身轻轻为她的儿子拉好了被子。

    菲利冲尼亚勾勾手指,盗贼撇了撇嘴,还是跟着他走到了一边。

    他胸口的衣服上仍有血迹和破洞……但身上没有。

    菲利忍不住看了又看,看得盗贼翻他白眼:“你们不是抓到过一个幻魔吗?”

    “你也能……那样?”圣骑士比了个毫无意义的手势。

    “没那么厉害,但糊弄一下你们还是够的。”尼亚又开始笑嘻嘻。

    “到底是谁,”菲利问他,“到现在还不肯放过博雷纳家族的血脉?炽翼不是已经……没了吗?”

    他虽然离得远,消息还是通的。

    然后他顿了顿,自己明白过来:“跟卡萨格兰德一世签下契约的根本不是炽翼?”

    “哎呀,哎呀,”尼亚摇头晃脑,连连感慨,“连梦想是当个混吃等死的圣骑士的菲利·泽里,也学会动脑子了呢!”

    菲利嘴角微抽:“我要是真能一直混吃等死,就不用动脑子了。”

    “……说得也是。”尼亚叹气。

    “你……”

    菲利还想问些什么,尼亚已经貌似无意地推开了朝外的窗,翻身就往外跳。

    菲利下意识地想要抓住他,又猛地收回手。

    “还有件事。”

    已经消失在窗外的盗贼又翻了回来,骑在窗台上,小圆眼睛渐渐变成一片深黑。

    “努力保住自己的小命啊,菲利。”他冲他咧嘴笑,“再等一等……你脖子上那个戳儿就会消失了,真的,不骗你。”

    他用力强调着,向后倒进夜色之中,仍有一声嘱咐,随着夜风飘了进来:

    “要活着啊铁壳儿!”

    圣骑士站在窗前,沉默片刻,摸着后颈笑了笑。

    他可也从来没想求死啊。

    .

    莉迪亚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悄然走出门外,穿过一小片花园,一直走出藏在自然生长的灌木间的树篱才停了下来。

    一团黑雾摇晃着,像是从空气里挤了出来,在她眼前重新凝回人形。

    安克兰不会允许这种不生不死的东西进入他所居住的地方。到不是因为“黑暗”或“邪恶”,只是纯粹觉得……粗劣。粗劣得简直不配入他的眼,自然也不配走进他精心打理的花园。

    男人捧出一个黑色的盒子,像是从自己的身体里拿出来似的,用一种几乎虔诚的姿态,将盒子送到莉迪亚面前。

    女法师微笑着,墨绿色的眼睛深邃迷人。然而当她打开盒子,那点笑意便瞬间失去了温度。

    她抬手,一团黑乎乎像纠缠在一起的水草般的东西从盒子里飘了起来。

    “这东西,”她似乎依然是带笑的,声音却像冰刃般扎进男人脑子里,“长得好像不太像是心脏呢?”

    别说契约之心了,这就根本不是颗心吧!

    男人蓦然抬头,那一脸的震惊看得莉迪亚很是无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