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两个世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伊斯因为过于震惊而全然无法运转的脑子终于又艰难地动了起来,心底那一点复杂的味道,却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望:“所以,那不是……”

    尼亚看他,一脸无奈地叹气:“伊斯……你都长得这么大个儿了,怎么还是那么容易被骗呢?”

    “我骗了他什么?”莉迪亚冷笑,“他难道不曾叫过我‘姐姐’吗?”

    伊斯噎住。他的确是叫过的,在莉迪亚偷偷施法让小小的他飞上半空的时候……而她的那句话,也的确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理解。

    复杂的情绪让他一时有些无措,尼亚却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你想要的不就是他理所当然的误会吗?莉迪亚?贝尔,你从前可比现在还要更坦率一点。”

    他说着话,却一点也没耽误行动,小小的身形在各种乱飞的法术之间窜来窜去,几个闪身就窜到了莉迪亚面前。

    莉迪亚站在那里没动,只冷笑着看他,十指间闪耀的光芒片刻未停:“怎么,你还想在我肚子上来一刀吗?”

    这回她倒是坦率得很了,却坦率得尼亚的脸都青了一瞬。不管那孩子是谁的,他也同样做不到一刀捅上去。

    “怎么会?”他几乎是靠着本能反唇相讥:“我可是把心都给了你呢。”

    莉迪亚想起那颗水草般的心,脸也黑了一下。她原本可以利用契约之心更简单地获取本属于耐瑟斯的力量……但那颗唯有恶魔才能幻化出的心脏,是尼亚的嘲弄,也是列乌斯的警告。

    他不喜欢她对属于他的东西伸手……可他自己什么也没得到。

    好在,还有安克兰可以证明,即使父亲没什么脑子,儿子也一样可以聪明绝顶。

    女法师略感安慰。

    短暂的言语交战间,安克兰突然站了起来。

    周围瞬间一静,所有人都仿佛被冻结般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只有罗穆安还在啪嗒啪嗒地跳着,追一朵在半空里如蝴蝶般飞来飞去的花。

    精灵深深地看了伊斯一眼,看得他鳞片都差点冒了出来。

    然后他转身走向仍在缓缓流动的光河。

    河水泛起波涛,温柔地回卷,拥在精灵身周,仿佛它们原本就属于他。他静立片刻,一步迈了出去,消失在白光之中。

    沉默的空气里,绷紧了神经的人们面面相觑。

    因为埃德没有阻止,所以他们也没有动手——事实上,也不怎么敢动手,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安克兰离开

    没人听见他念出半个咒语,所以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个世界,可他的确是离开了。

    奈杰尔望向埃德,而埃德只是摇了摇头。

    不用管,不用追……由他去。

    而后,低低的惊呼声里,法阵开始无声地崩毁。流向不同世界的光一丝丝被截断,因为无处可去而汇集在了法阵之中,缓缓盘旋着,重又飞向伊斯。

    他的灵魂世界曾是它们的熔炉。它们不属于他,却也天然亲近他。

    莉迪亚双手交错,架住了尼亚神不知鬼不觉地探向她怀中的手,似笑非笑。

    她已经被偷过一次,可不会再有第二次。

    但下一刻她就沉了脸。只相触的这一眨眼的时间,尼亚已经飞快地拔掉了她三枚戒指。

    所有戒指相连,其实也是个小小的法阵。

    她挑起眉,看着盗贼得意洋洋的小圆脸,忽地一笑,垂下双臂,下一瞬,已经出现在光流边。

    她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莉迪亚!”尼亚叫道。

    这冲口而出的一声里带着紧张,与伊斯的叫声重叠在一起,让他们自己都为之一怔。

    他们都知道莉迪亚不是什么好人。她利用起他们来不会有半分犹豫,而如果没有别的选择,他们也只能对她动手,可当她身处危险之中,他们却依然会为她担心。

    那纯粹的力量,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的。就算是白鸦,也没敢直接把她“偷”来的力量引到自己身上。

    女法师回头冲伊斯笑了笑——只是对他。

    光涌入她的身体。她的脸色并不好看,笑容却依然像伊斯记忆中一样迷人。她的嘴唇动了动,像是说了声再见,然后她在崩毁中的法阵里找到了依然有光流入的那一扇门,悠然迈出一步。

    伊斯追过去的脚步顿住。

    法阵在他眼前彻底粉碎。光流有一瞬的混乱……一如他此刻的心绪。

    片刻,当光流重又回到他身体之中,暂时栖息下来,他转头问尼亚:“那个孩子……”

    如果他没有看错,那时,更多的光事实上是涌入了莉迪亚隆起的小腹。

    “另一个‘神之子’。”尼亚耸肩,“地狱之神的血脉,安克兰的……弟弟。”

    所有人都听得发呆,只有白鸦感慨着为她的老朋友拍了拍手。

    “不愧是她。”她说。

    这女人是真的天赋不高,却相当地……敢想敢做。

    石室里又静了下来,连罗穆安都溜回了白鸦脚边,讨好地朝她扬起脸。

    埃德也在发呆。但娜里亚敏锐地觉得,他发呆的原因似乎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她走到他身边,轻轻碰了碰他垂在身侧的手——那手冷得让她心慌。

    埃德受惊般回神,下意识地对她笑起来,还没开口,便听见尼亚的声音:“不是我说……你们是不是还忘了点什么?”

    他在众人呆滞的视线中把双手合拢又分开,一脸无奈。

    “……地狱!”伊斯比埃德更快地想了起来,“那些法师们的活儿还没干完吗?!”

    “没有。”刚刚返回来的巴尔克开口,“他们遇到了一点麻烦。”

    .

    在大法师塔的图书馆里优哉游哉过了二十几年舒心日子、养出的一点好脾气在短短几个月里被烧得精光的弗尔南,正在破口大骂。

    他们的任务是在这个世界的屏障撑起之前将地狱分离出去,可他们错过了时机。

    他们分明已经引开了敌人,让海盗们追着几条“十分重要”的船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上,可当他们想要展开法阵时,那条魔船鬼影般从空气里钻了出来。

    埃德已经向他们描述过这条船的种种奇异与危险之处,但真正对上的时候,他们才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