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求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埃德去了一趟尼奥城。

    他并未直接去找那家人,只是托贝奇船长在多嘴杰恩号上找了个水手,给那家人送去了一点钱。

    不多,足够让那家人熬过难关,也足够表达一位曾被那位水手所救的小商人的感激。

    他来尼奥城,最主要的目的,是巴泽尔。

    困在骷髅中的野蛮人灵魂已经放弃了反抗。埃德见到它的时候,它呆呆坐在至高塔高处的法阵里,背上的骨翼破破烂烂,龙爪般的下肢也断了一条,像是变回了一座怪异的雕像,在青白的电光里纹丝不动。

    大法师塔已经开始用比独角兽号上那种更大也更亮的电荧石来照明。因为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领导者也颇为开明,这个曾经暮气沉沉的地方,迅速地变得朝气蓬**来。

    当埃德站在骷髅面前,那双黑洞洞的眼睛里泛起一点幽幽的光芒。

    “……你还能说话吗?”

    虽然知道答案多半是否定的,埃德还是问了一句。

    骷髅摇头,骨节咔咔作响。

    “那么,”埃德想了想,“你曾经告诉我,你只想让自己的灵魂得到自由,现在,也依然如此吗?”

    他不知道巴泽尔经历了什么,如今回想起来,只隐约记得,当他被龙骨号带进深海时,曾看见一个像是野蛮人的影子从船头飘出去,大概就是巴泽尔。他不知道他变成现在这样是被迫还是自愿,也不想再追问。这野蛮人所遭遇的一切的确是始于一场无妄之灾,如果他还愿意就此解脱,他也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长久的沉默之后,野蛮人点了点头。然而当埃德抬手,它却又阻止了他。

    埃德有些失望,但什么也没说,只静静地注视着它。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巨大的骷髅用它残缺的指骨比划着。

    埃德怔了怔。

    “……愿你的灵魂能得安息,”他开口,“愿你能回到巨人之脊的雪峰之下,与你伟大的祖先们相聚。”

    骷髅直直地瞪着他,有一瞬,埃德仿佛听见它低哑的哭泣,像掠过极北冰原的风。

    .

    埃德离开法阵所在的房间时,那里只剩了一堆无意识的骷髅,一半是龙骨,一半是铁木,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合在了一起。

    陪同他而来的蒙德略有遗憾。他们其实挺想多留这骷髅一段时间,毕竟它的存在,在亡灵之中也算是十分特别。但他并未多说什么,而后,埃德用一句话抹掉了他那点小小的遗憾:

    “它告诉了我安克兰的笔记在哪儿。”

    那珍贵的笔记被九趾藏在了一个无人的小岛上,和这些年来他所掠夺的无数珍宝一起。毕竟那条船时不时地被打得破出几个洞,而他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顾及所有可能会掉出去的东西。

    喜出望外的蒙德毫不客气地扔下了客人,跑去找斯托贝尔准备出海寻宝。埃德没有半点要插手的意思,就当这个消息是法师们自己得到的,这样他就可以等着被分配,而不用去操心如何分配战利品。

    他是真的很累。

    即使菲利勉为其难地回来帮忙,要处理的事情也还是一点一点往上堆,怎么也做不完。

    但肖恩和伊卡伯德都已经不在了……他得花不少时间才能熟悉神殿剩下的人手,然后为他们找出一个可以走下去的方向。

    凭着跟斯托贝尔的交情,他是打算不告而别的,但还没离开大法师塔就被叫了回去。

    不是为了寻宝的事,而是,里弗来这里找他。

    见到父亲时埃德尴尬又愧疚——他来到尼奥,是真的半点也没想到要去看看里弗。里弗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个,才会在得到消息之后跑来大法师塔找他。

    里弗·辛格尔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儿子满头的白发上,几乎是瞬间就红了眼眶。

    不熟悉的外人大概会想到费利西蒂天生的白发,为此而生出更多的敬畏,他却只想到儿子曾经的一头黑发。

    “这是因为……魔法。”埃德干巴巴地解释。

    不管能不能接受,里弗都看似理解地点了点头。

    斯托贝尔体贴地把空间留给这对父子,让他们能单独相处,可在那句解释之后,父子俩就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了。

    埃德忍不住偷眼看父亲。里弗似乎没什么变化,甚至比上一次见面时还胖了一点,只是眼里比从前少了些神采,让他不由得开始担心,不知道上次灵魂被囚禁,是不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你……还好吧?”

    他们几乎同时开口,连语气和语速都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他们怔忪相对,终于对彼此露出点笑容,驱散了那如面对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客气又生疏的感觉。

    不用里弗如何吞吞吐吐地暗示,埃德就爽快地跟他回了家——那个他原本觉得只属于里弗,和那个名叫海瑟的女孩儿……属于他的“妹妹”的家。

    或许是已经知道自己的哥哥是那种简直在传说里才会有的、厉害得不行的英雄,少女的眼中少了警惕和忐忑,多了好奇和仰慕。

    但她的确是个乖巧的女孩儿,即使有些兴奋,话也不多,只是亲自下厨给他们准备了午餐。

    “她的手艺很不错。”里弗的语气不掩得意。

    埃德不由多看他一眼——所以你肚子上的肉就是这么养出来的?

    他们好好地吃了一顿的确丰盛又美味的午餐,和和气气,亲亲热热,谁也没提什么拯救世界的战斗,擦肩而过的灭顶之灾,就像这个世界上无处不在的,最最普通的一家人,聊着最平常的话题。

    离开时里弗还塞给他两瓶果酒,是海瑟自己酿的,布里人似乎都会酿这个。

    “听说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儿,也很擅长这个。”里弗恍若无意般提起。

    埃德只是笑了笑。

    里弗原本还想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看看儿子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娶回那个女孩儿,他好做些准备……看见埃德唇边略显复杂的笑,又把话吞了回去。

    他觉得有点不安,却又说不清是为什么,只能看着儿子的背影渐渐远去。

    .

    拿到酒的娜里亚好奇地尝了尝,心情也有点复杂。

    “还……挺好喝的。”她不得不承认。

    “我觉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