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他回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拜天地……”司仪是韩世伯,他满脸沧桑,却又似乎眼含热泪。

    柳大哥,您的女儿如今有人照顾了,您看到了吗?

    宋珂瑶和南宫枭大红的喜服之下,十指相扣,盈盈一拜。

    若非苍天有眼,他们怎么会有这一世重来的机会?又怎么会在兜兜转转之后终于找到了彼此?

    宋珂瑶拜的虔诚,知道内情的人也是一阵子的唏嘘。这两个孩子,也算是历经苦难,才走到如今这一步啊!

    “二拜高堂!”由于南宫枭的族人都已经不在了,是以只有裴庆骏一个人在高位上接受着二人的朝拜。

    “好好好……”裴庆骏目光里滴出了丝丝的湿意,梦兰,你看见了吗?我们的女儿,她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他们很好,很般配……

    裴庆骏的目光怜爱的在宋珂瑶的脸上扫过,看到南宫枭的时候更是多了几分的心疼。在知道他的身份时候他是尊敬的,可是真的知道了他们的故事,他却觉得十分的心疼,等他真的到了这雪山之上,他才知道这孩子,这二百多年来守的是如何的孤寂……

    原本对于这个男人抢了自己女儿的心思早已经完全的淡化,此刻只觉得十分心疼这一对男女。

    他的好女儿,他的好儿子……

    若是被以前熟悉裴庆骏的人看到此刻裴庆骏的样子,一定会吓得晕过去!这还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冷王吗?这分明就是一个寻常家看到女儿出嫁的父亲罢了!

    “夫妻对拜!”

    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都定定地落在了宋珂瑶和南宫枭的身上。

    他们二人十指相扣,宋珂瑶的盖头挡住了她的眼睛,但是她此刻微微颤抖的身体说明了她激动的心情,她微微俯身却被南宫枭整个抱在怀里了;“你身上有孕,小心些。”

    宋珂瑶轻嗯了一声,只觉得这怀抱越发的温暖,心情甚至有些微微的哽咽。

    沧溟站在众人的身后,唇角勾起了一抹释怀的笑容。

    他想,或许他是真的放下了!那些曾经的过往,他嫌弃她坐在自己作为旁边,想要收拾她却被这个狂妄的女人给收拾了一顿!他想起了离开西凉国的那个晚上,她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你一定要变强!”

    是的!他一定会变强!只有变强了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变强了,他才会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如今,他是变强了,变得可以在她逼宫的时候为她解除后顾之忧,可是他知道,他再也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站在她身边的机会!

    可虽然他做了放手的决定,他还是想要站在她的身边。在她需要自己的时候,为她解除后顾之忧!

    他是真的喜欢极了她那还未出世的孩子,若是一个女孩子的话,一定长得和她一样的好看;若是男孩子的话,也一定有她扮作战容时候的才华四溢!

    容少卿并没有去大殿之上看着那二人成亲,他爱她,他祝福她。

    但是他还没有心大到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她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在一起!虽然,方才她,是自己以一个兄长的身份将她交到他的手上的!

    他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桌上的酒,可是无论如何还是喝不醉!

    眼前浮现了无数宋珂瑶的脸,她笑着的样子,她蹙眉的样子,她思考的样子,还有她微微仰头的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悲扇……

    他们的初见,注定了他一辈子的纠缠,可然而就算是痛了,却还是不愿意放手啊!这红尘之中,爱情苦,可是终归她属于别人了。而他,却连一个假意的祝福都做不到!

    ……

    大婚之后,宋珂瑶和南宫枭几乎是过着如胶似漆的日子。

    宋珂瑶的肚子越来越大了,离着临盆也是越来越近了。但是她却似乎一点儿也闲不下来,趁着大婚后便隔绝了所有人,和南宫枭两个离开了雪山,也没有回到东篱皇宫去。

    他们二人一路上游山玩水,将以前四国之中没有去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他们共同的足迹。在之前,曾经去了一趟他们曾经共同生活过的青山,那里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痕迹了!

    二人不仅感叹物是人非,不过好在他们已经彼此找到了彼此。

    这几个月来,西凉,东篱,南夜,北莫,四国之中的局势有些紧张,但是宋珂瑶却没管,裴庆骏和韩世伯也没有将这事儿禀告给宋珂瑶,怕她烦心。

    虽然在朝堂上是君臣,但是其实都和自家人差不多,根本就不存在二心。

    东篱的局面一片大好,而就在这时候,西凉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西凉国正明帝下旨禅让皇位给容少卿,自己则逍遥的当起了太上皇。

    但是这事儿流传的却还有很多的版本,而其中最接近的一条则是,容少卿逼宫!

    西凉国正明帝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还不至于老眼昏花的年龄,而至于容少卿为何逼宫的原因,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只有容少卿自己知道,他若是不上位,便是臣子!若是臣子,便不得不违抗他的命令,将西凉的铁骑踏入她的国土之上!

    他这一辈子最在意,最求而不得的仅有一个她,那人竟然让他将铁骑踏入她的国土。

    ……

    雪山上,沧溟嘴里骂着;“总算是回来了,两个没良心的!”

    眼睛一眨,改了口;“三个没良心的!”

    可不是么,身后还跟着天琊。

    就连接生的稳婆都已经被接上了雪山,雪山之上倒是一片热闹,只是宋珂瑶如今每天每个小时都似乎要看着南宫枭才觉得心安。

    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事,虽然彼此不说,但是她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南宫……病了。

    而且病得是无药可医,病得让天琊这个混蛋也拿不出丝毫的办法。

    南宫枭的面上有着丝丝的倦容,他似乎极想要睡觉,却被宋珂瑶喊痛的声音叫醒。

    宋珂瑶的唇色苍白,额头上滴着细密的汗水;“南宫……我……我好像要生了,你陪我,陪我好不好?”

    “好……”

    南宫枭轻笑着揉了揉宋珂瑶的头,稳婆听到声音已经赶来了。

    宋珂瑶进了内室,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南宫枭一眼,却见南宫枭坚定的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在转身之际,宋珂瑶没有看到,南宫枭那忽然垂落的眼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