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4章 结局四赏风赏月赏雪赏寒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想咬舌自尽。 ”大巫女突然一步窜上前去,用力地扣住了杀手王的下颌,啪啪地闪了他两个耳光,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老东西,你就算不招,我也找得出来!我告诉你,只要是得罪过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不得好死!”

    杀手王恶毒了一辈子,这回栽到了另一个恶毒的女人手中!他愤慨地瞪着大巫女,却已经痛苦到说不出话来了。

    “主子,我们把他带回去,慢慢给他上

    刑,不出一日,我定能让他招出来。”大巫女的手指在杀手王的眼睛前炫耀式地抓了抓,得意地狂笑。

    薄慕倾已经看完了密信上的内容,上面没有对方的称呼,只有他近日做的安排。他把密封重新装进去,放回了鸟窝中。

    “会有人来取,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他拂了拂袖上沾着的枯叶,冷酷地说道:“到时候让你和他一起碎尸万段。魍”

    杀手王突然笑了起来,满嘴的血沫随着他的动作往外冒。

    “喂,你这个老东西,你笑个屁。”大巫女抬脚,在他心口上踩,“不许笑。”

    “我说过了,薄慕倾你就是个废物。敌人的东西,你怎么敢随便碰呢?那铜哨上有毒,赶紧看看你的手吧。”杀手王瞪着眼睛,嘶哑地大笑起来檎。

    薄慕倾脸色一沉,飞快地抬手看。白玉一般指尖变得蓝莹莹的,并且这蓝色是在皮肤下面的,顺着他的血管飞快地往上走。

    他咬牙,立刻封住了自己的穴道,一步过来,狠狠踢到了杀手王的脑袋上。

    “交出解药!”他愤怒地吼道。

    “解药?哈哈,你去梦里要吧。”杀手王喘过气,转过满是鲜血的脸,虚弱地继续嘲笑他,“薄慕倾,你就等着看我的主子来拧下你的脑袋,给他垫龙椅。”

    “喂,杀手王,你真是歹毒啊,连主子都害。”

    大巫女的眼珠子骨碌转了几下,装腔作势地尖叫。若薄慕倾真的中了毒,她就会静等他死,然后搜光他的东西,逃之夭夭。

    薄慕倾冷笑,用力挥了一下手。

    从林子里钻出了数十黑衣人,把几人团团围住。

    “带回去。”薄慕倾冷斥一声,掉头就走。此时他月匈膛开始隐隐作疼,看来这毒药厉害,刚刚还在指尖发亮,现在就已经到了他的心脏了!

    大巫女的武功,不足以让她一个人打这么多,于是装着乖顺,跟着一众黑衣人一起走。

    ——————————————

    从这里回他们藏身的山谷,需要一整夜。快天亮了,他们终于回到了小院里。

    薄慕倾摒退左右,匆匆拉开衣服,惊骇地看到了心口那一团莹蓝色,身子微微发抖。

    他一向警惕,所以才不像帝炫天那些人一样,受人暗算reads;位面之最强绿巨人。

    这还是他第一回失手!

    他封住了各大穴道,服下消毒丸,盘腿调息。他不指望杀手王给他解药,或者这东西根本没有解药。

    或者……珂离沧有!

    他拧眉,珂离沧估计也不会给他解药,那人性子古怪,不喜欢的人,是绝不会出手相救。

    过了半个时辰,他的感觉越来越糟糕了,气血乱涌,骨头开始裂痛。他猛地睁开了血红的眼睛,哧呼地喘了会儿,慢慢地站了起来。

    墙边摆着一只柜子,他拉开抽屉,取出一只小木匣。拿着木匣子看了好半天,牙一咬,打开暗阁,取出一只扁扁的紫玉瓶。

    他抚挲着紫玉瓶,深深地吸气,浑身颤抖不停。突然,他用折断了玉瓶纤细的瓶颈,一仰头,把玉瓶里的淡绿色的药汁往嘴里倒去。

    从外面传来了杀手王的痛呼声,大巫女又在打他。

    鞭子一下下地落下去,这声音听得薄慕倾非常爽快!他慢慢转过头,眼睛里的红潮退去,变得乌漆漆的,像两潭不见底的深渊,里面藏的全是妖魔鬼怪,只待他一声令下,立刻就会扑出来,把他面前的人撕个粉碎。

    他听了会儿,慢慢盘腿坐下去,继续运气归田。

    汗水从他的每个毛孔疯涌出来,浸湿了他的衣裳,让他看上去就像浸泡在一汪看不到的热水里。

    ————————————————分界线————————————————————

    就在他隔壁的房间,归寒邪偏着耳朵听动静,杀手王每嚎一声,他就咧咧嘴。

    “老不死的,打得好。”

    他也很喜欢听这声音,杀手王在他小时候就这样打他,寒冬腊月里把他往冰凉的水里丢。若不是现在不能动,他也想出去揍他几拳。

    不过,他们怎么闹翻了呢?是薄慕倾知道杀手王身后有主子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杀手王不出声了。

    归寒邪觉得很无趣,这也太不经打了吧!想想他们这些人,不知道打了多少回,都熬过了二十多年,这老东西怎么才这么会儿就死透了?

    “喂,用凉水浇他,再打,打他!把那老东西拖起来再打一顿。”他喊了起来。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没一会儿,门开了,几个如狼似虎的大男人冲了过来,抓着他就想把他抓起来。

    当然,无一例外地全被他扎得痛苦不堪,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会儿,拽起被子把他一包,抬了起来。

    “喂,干吗去?”归寒邪有点慌了,不会是把他也拖出去一顿暴打吧?那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是打他,不是打我!”他嚷了几声,发现没人听他的,索性也就闭嘴了。

    反正现在身不由已,随便吧,等下就当自己是根木头好了。谁他让这辈子一直这么倒霉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