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1章 遭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临江王当着申时轶的面,打开了信笺。

    虞盛光的字师从姜无涯,定然是一笔好字了。

    申时轶看着申牧面无多余的表情,仿佛是浏览公文一样阅读着信件,待他看完,抬起头,道,“这件事,我要向堂叔说对不起。”

    “你并没有对我不起,”申牧道,微扬了扬信纸,将它放在桌上,“这是她的选择。”一顿,“该说的信里都说了。”

    申牧的神态、语气都很平静,同他平素的内敛、深沉别无二致,申时轶听过、也见过在多少次危难当头的时候,这位王爷以超人的冷静和条理从容权衡应对,似乎他整个人就是一块理智的板,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激发他的情绪。

    实话说,申牧是非常符合传统审美的士大夫或者贵族。

    但是这一次,申时轶不知道自己是出于纯男性的多疑还是超常的灵敏,在这位王爷惯性的冷静自持背后,他总感觉隐隐然有不同的东西。

    “昨天的事我也听说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申牧先道,指的是宁王登门表态的事。

    “哦。”

    “关于林氏和虞氏,”申牧却没有说他们,而是来到林王妃婆媳身上。

    申时轶看向他。

    “她们是临江王府的人,我希望二郎能给我个面子,不要同她们计较。”

    “临江王府把手伸到了宁王府——如果堂叔真视她们为临江王府的人,就请约束她们的行为。”

    说罢,申时轶站起身,“告辞!”

    #

    卧床三天,虞盛光已经恢复许多,可以下地行走。

    虞母在佛堂为霍煌和他们无缘的孩子设了一座灵龛。

    “不管外面怎么说,我在西北的时候,听到的是霍将军驱赶突厥的英勇事迹,他是个了不起的军人,也是你的第一位夫君,咱们家理当为他供一柱香。”虞母道,“等你再出嫁了,霍将军这里就由我来打理。”

    虞盛光没有说话,更没有反对。

    把佛香插到龛前,闭目的时候想到了之前的种种。

    虽然过去的并不久远,但现在从回忆里望过去,仍然像隔着一座山。

    虞盛光不清楚如果自己再年长十岁,或者已有了现在的经历之后,重来一次的话,自己对他会否还是那种纯粹的、尖锐的拒绝。

    如果是没有答案的。

    悖论在于,当你了经历,或者当你置身事外,以已有的阅历去看待荆棘丛中当年的自己,仍会觉得,即便可以以后来的成熟去减轻受伤,那淋漓的鲜血依然珍贵。

    一瞬间,她理解了那晚在刑房,霍煌说的话。

    属于青春的、最初的、纯粹而不矫饰的好,还有坏。

    睁开双眼,虞盛光走出佛堂,如果过去只属于记忆,那就让他们只属于记忆。

    #

    回到内院,女官宋绯儿已候在那里。

    “听闻公主殿下身体不适,许多夫人来笺,要前来探望。”

    “有不少人是想来看热闹吧?”色戒道,颇为忧心忡忡,“那天在宁王府殿下晕倒,当时有很多夫人在场——林王妃婆媳二人,忒也歹毒!”

    他们对外是说公主扭到了脚,但宁王这么一闹,加上现场有人,怕是许多人都猜到了情况。

    “本宫不见。”虞盛光淡淡道。

    “可是,用什么理由呢?”

    “本宫是大晋的大长公主,有点儿脾气,不想见人,还需要解释吗?”虞盛光对宋绯儿道,“这件事你去处理。”

    “是。”宋绯儿福身。

    “另外,备一份厚礼,悄悄让人送到宁王妃那里。”虞盛光叹,“为我的事累带到她了。”

    春衫劝慰她道,“宁王妃是明白人儿。”

    “就是因为人家明白,咱们才更不能以为理所当然,人都是相互的。”

    “是这个理儿。”春衫想了想,“现在王妃娘娘在府内地位尴尬,宁王殿下又刚发作她,咱们未必也要见到人,派个不显眼的人,把东西送到她身边的人就是。娘娘是明白人,定能够意会得到。”

    虞盛光道,“就这样吧。”

    那色戒也在一旁,“这几日内殿下您就不要再为这些事操心了,养足身体和精神,十日后的太子册封典礼是必要出席的。”

    #

    这边厢公主府里虞盛光主仆正商量议事的时候,林王妃居住的前楚国夫人府却是人仰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